夜雨曾平復過狂躁的胸襟

我相信,一次又一次,夜雨曾澆息過突起的野心,夜雨曾平復過狂躁的胸襟;夜雨曾阻止過一觸即發的斗爭,夜雨曾破滅過兇險的陰謀。當然,夜雨也折損過壯闊的宏圖、勇敢的進發,火燙得情懷。 將軍舒眉了,君王息怒了,英豪冷靜了,俠客止步了,戰鼓停息了,駿馬回槽了,刀刃入鞘了,奏章中斷了。一個頎長潔白,穿一件櫻桃紅鴨皮旗袍的是段綾卿。其余的三個是三姐妹,余公使的女兒,波蘭、芬蘭、米蘭;波蘭生著一張偌大的粉團臉,朱口黛眉,可惜都擠在一起,局促的地方太局促了,空的地方又太空了。芬蘭米蘭和她們的姐姐眉目相仿,只是臉盤子小些,便秀麗了許多。

夜雨曾平復過狂躁的胸襟

您可以選擇一種方式贊助本站

發表評論

您必須 登錄 才能發表留言!